秒速塞车

欢迎来到秒速塞车
秒速塞车有限公司
当前位置: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
秒速塞车744、正是重生好光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(大章求月票)
2021/01/06 来源:秒速塞车
    苍梧绿园是港城最好的小区之一,港城很多政府部门的领导,或者做生意的有钱人都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陈汉升正在把烟酒营养品装车的时候,经常会有邻居经过,客气的和萧宏伟夫妇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萧局,下乡走亲戚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小鱼儿真是漂亮的不得了,从小美到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伙子是谁啊?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邻居们一边寒暄,一边用目光打量着陈汉升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一身休闲便装,脸上戴着墨镜,一边搬东西,一边和萧容鱼嘻嘻哈哈的开玩笑,两人之间的动作非常亲昵。

    莫非,这就是萧容鱼的男朋友?

    萧宏伟几次在应酬场合说过,闺女已经有男朋友了,这让很多人心生失望的同时,也在好奇到底谁和萧局长的漂亮女儿谈恋爱。

    “这是区府办陈兆军的儿子,他和我家闺女正在处朋友。”

    以前老萧还会藏着掖着,现在现在房子也买了,亲戚也要见了,萧宏伟觉得时机差不多,招招手把陈汉升喊过来介绍:“这是XX局的赵叔叔,这是XX办的刘阿姨,这是XX公司的吴经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老陈的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大家恍然大悟,陈兆军不陌生啊,也算是熟面孔了,一时间诸多念头涌起。

    “不过,老陈家里虽然也不错,不过按照萧容鱼的综合条件,应该算是下嫁吧。”

    “吕玉清这个眼高于顶的女人,她怎么会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不对!我想起来了,陈兆军儿子很有钱啊,前阵子还登上电视的,他好像是一个手机厂的老板啊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邻居看了看萧宏伟一家三口,再看看陈汉升和那辆崭新的保时捷卡宴,脑海里浮现四个字强强联合。

    这四个父母都是公职人员,女儿在大城市当律师,漂亮优秀,儿子创业成功,有钱有势,这种家庭的结合,真是“天造地设”的一对。

    难怪萧局长之前拒绝了那么多省市领导的好意,原来自家女婿也不差啊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对果壳电子的影响力还没有充分了解,等到明年这个时候,果壳手机很有可能成为国产品牌的领头羊,那时陈汉升再登上了胡润富豪榜,这些人的想法又会改变。

    老萧和吕玉清察觉到邻居们眼中的羡慕,他们心里也比较高兴,尤其是吕玉清,这位傲娇的准丈母娘,感觉自己和邻居已经有了层次上的差距了。

    毕竟,以后自己的外孙或者外孙女,那可是要是在建邺读书的。

    所有礼物全部装好以后,陈汉升吹了个响亮的口哨,表示可以出发了,不过萧容鱼正要上副驾驶的时候,陈汉升突然说道:“你要不要再来当一次司机?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马上答应,喜滋滋的坐到驾驶位。

    “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老萧有点担心:“乡下比较颠簸,小鱼儿又刚学会开车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萧叔,小鱼儿就是要在复杂地形锻炼一下,尤其趁着我们陪在她身边,有错误才能马上指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给出自己的理由:“这样她回建邺开车,我们才能放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~”

    萧容鱼也赞同陈汉升的意见:“路段不熟悉,我走一次就熟悉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这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老萧还在迟疑,不过吕玉清也觉得陈汉升的想法很好,这么多老司机陪着小鱼儿练车,安全性是不用担心的。

    “3比1”的票数之下,萧容鱼获得了开车的权限,保时捷从苍梧小区缓缓的滑出以后,陈汉升才发现“少”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边诗诗呢,还在楼上睡觉吗?”

    陈汉升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呀,梓博很早就过来接她啦。”

    萧容鱼笑着说道:“她今天应该会陪着梓博考驾照,然后一整天都在梓博家里,你的激将法虽然有些明显,不过还是很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憨厚的摸摸脑袋:“你们都太聪明了,看穿了我的小九九,果然老实人不适合耍心眼啊。”

    “切~,你还是老实人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白了一眼男朋友,聚精会神的看着前方道路。

    港城并不大,生活节奏也比较慢,陈汉升经常自嘲这是十八线小城市,以前上历史课,老师介绍港城是亚欧大陆的东方桥头堡的时候,教室里都是一片怀疑的唏嘘声。

    路上的车辆也很少,很适合萧容鱼这样的新手,冬天阳光滤去了风风火火的脾气,曼妙温柔的流淌进车厢里,“一家四口”随意聊着天,说着家常话,温馨幸福的感觉从萧容鱼心底浅浅的生长出来。

    一辈子这样多好啊。

    陈汉升也会接到几个电话,24号就考研了,今天已经是21号,所以沈幼楚这两天都是晚上才和陈汉升发信息,其他时间都在做模拟题。

    所以,白天的电话基本都是果壳里的业务。

    “建邺发改委副主任来果壳考察,我都没见,经信委的领导我就更不见啦,让李厂长陪一下嘛。”

    “500万的订单你都拿来问我,聂小雨,你是觉得我太闲了吗?”

    “生产线不够就增加咯,空间不够就继续圈地咯,你把企划发给我邮箱就行了,具体细节我就不参与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陈汉升悠哉的和下属通话,神情和姿态都很放松,萧容鱼早就熟悉了陈汉升这样的处理方式,萧宏伟和吕玉清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是见多识广的领导,所以没有“暗暗乍舌”,也没有“大吃一惊”,只是看得出来,陈汉升对果壳电子里一言九鼎的地位。

    中午到了乡下以后,陈汉升拎着烟酒和保健品,不厌其烦的跟在后面拜访亲戚。

    萧容鱼称呼什么,陈汉升就称呼什么,亲戚们都知道萧宏伟和吕玉清家庭条件很好,萧容鱼更是掌上明珠,所以都在打听陈汉升的身份。

    老萧介绍的很简洁:他叫陈汉升、闺女的高中同学、现在还在读大学、目前开了一家生产手机的公司。

    乡下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根本没有手机,或者用着最古老的诺基亚,所以他们听到“果壳”的时候,全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亲戚们很朴实,有些人很不理解的问道:“果壳这个名字太古怪了,为什么不叫红太阳手机呢?”

    陈汉升笑眯眯的解释:“红太阳实在太好听啦,我一开始也想叫这个名字的,结果早就被人给注册了,当时我心里难过了半天。”

    老人这才“理解并原谅”果壳,同时教育陈汉升要好好做生意,不能坑蒙拐骗,早点和萧容鱼结婚生子······

    只有一些年轻人,他们都是听过“果壳”的名字,陈汉升散烟的时候,这些亲戚都表示以后会买个果壳手机支持一下。

    陈汉升也不管这是客气话还是真心话,总之,凡是对果壳手机感兴趣的,他都直接从车里拿出一台崭新的果壳手机送出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陈汉升已经送出去七八台了。

    当然效果也很明显,因为他既会哄老人,也会和年轻人吹牛逼,同时还大方,亲戚们反馈给萧宏伟和吕玉清的印象非常好。

    “难怪汉升昨天不乐意听我唠叨。”

    吕玉清悄悄的对丈夫说道:“他真是拎得清楚啊,知道什么场合讲什么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老萧心里有些自得,也不看看这是谁挑的女婿,不过他嘴上还是淡淡的说道:“汉升大一的时候就创业当老板了,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小场面。”

    农村的宴席基本都比较晚,陈汉升他们中午11点多到的,一直下午2点多才坐到桌上。

    陈汉升拿过来三杯酒杯,专门替萧宏伟和吕玉清倒满:“萧叔,吕姨,今天我见了很多亲戚,认识了很多朋友,心里很高兴,也顺便借花献佛,借这个机会敬你们一杯酒,祝萧叔吕姨身体健康,萧叔五十岁的时候,咱们一家五口也好好的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五口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小鱼儿开始还傻乎乎的点人数,等到反应过来以后,羞红着脸要掐一下陈汉升,不过最后还是舍不得,只是娇嗔着自己也要喝一杯。

    “你以茶代酒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摆摆手:“女孩子在外面不要喝酒,尤其你这么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会醉。”

    萧容鱼噘着嘴,自己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老萧和吕玉清相视一笑,瞧瞧陈汉升多会说话啊,又是“借花献佛敬你们一杯”,又是“一家五口人共同庆祝”,还禁止小鱼儿喝酒。

    于是,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碰了杯,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。

    吃完饭以后,陈汉升跟着走亲戚,优秀的表现也继续保持着,直到他出去接了一个电话,回来后突然对着萧宏伟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老萧有些吃惊:“很急吗?”

    “比较急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吕玉清和萧容鱼都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果壳那边有个突发事件,涉及总金额过亿,我必须在电脑面前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略微表现出一点焦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啊。”

    吕玉清想了想说道:“总之亲戚都见得差不多了,要不汉升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点点头,专门“提醒”似的问道:“萧叔,我喝了一杯酒,开车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萧宏伟一瞪眼:“你一个公安局副局长的······的女婿,怎么能知法犯法呢?”

    “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汉升把脸上的焦急“程度”微微调高。

    萧宏伟和吕玉清也是为难,他们下午都喝酒了。

    “我送小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萧容鱼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老萧下意识就觉得不太妥当:“你连路都不熟悉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爸,你忘啦!”

    萧容鱼打断道:“今天就是我开车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!”

    吕玉清忍不住拍了一下手掌:“小鱼儿又没喝酒,今天正好也是她开车过来的,真是太巧了,趁着现在还比较早,你们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陈汉升没有立刻答应,适当的表现出一点迟疑和犹豫,这样才更符合真实反应。

    “没事,亲戚那边我们会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吕玉清已经把陈汉升当成女婿了,催促着陈汉升回家处理公司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······好吧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这才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陈汉升和萧容鱼离开后,老萧一直在神思不属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吕玉清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刑侦出生的萧局长,皱着眉头说道:“感觉一切都太巧了,好像是被布置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神神叨叨的,把单位那一套带回家里。”

    吕玉清摇摇头,她觉得这就是职业病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萧宏伟也没有和妻子隐瞒,有些担忧的说道:“我刚才突然想到,如果今天晚上,陈汉升赖在咱家里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你在担心什么呢?”

    吕玉清眨眨眼睛:“汉升和小鱼儿之间,已经······你就不要多想了,年后咱们安排两个孩子结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再次看出来陈汉升当初的“误导”多有先见之明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萧宏伟叹了口气,虽然一切都很正常,可是直觉却告诉自己,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所谓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,虽然老萧是个经验丰富的警察和老父亲,不过在陈汉升的层层套路之下,还是没有看清事件的真相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脑海里,陈汉升和萧容鱼已经突破那一层关系了,在这个大方向上面判断错误,老萧当然没办法分析透彻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萧容鱼载着陈汉升上了国道,本来她好几次都想加速,不过都被陈汉升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虽然事情比较急,但是也要遵守交通规则呀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谆谆教诲,甚至在市区堵塞的时候,主动指挥小鱼儿给五菱宏光面包车让路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萧容鱼有些纳闷,小陈可是有“路怒症”的,经常一言不合就口吐芬芳。

    陈汉升是不希望在关键时刻发生意外,好在晚上8点左右,保时捷终于稳稳当当的停在苍梧小区楼下。

    “快点,快点。”

    毫不知情的萧容鱼生怕耽误了重要事项,拉着陈汉升就跑上楼,“咯嘣”一声打开防盗门以后,客厅里异常的安静。

    家里没有人,自然不会有动静了,不过这种安静仿佛有独特的魔力,一下一下的撩动着陈汉升,让他深藏的心思变得有些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陈汉升关起了防盗门,顺便反锁起来,将自己和萧容鱼隔绝在这个独立空间里了。

    小鱼儿毫不知情,还急吼吼的回到卧室,打开笔记本让陈汉升处理公务。

    “你别走嘛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拉住准备离开的萧容鱼,让她坐到自己腿上:“你陪我一起看邮件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两人之间,真的是“除了那件事,其他什么都做过了”,包括坐在男朋友腿上的亲昵动作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萧容鱼指了指睡衣:“我要先换衣服呀。”

    “咕嘟~”

    陈汉升重重咽了口吐沫:“那你就在这里换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~”

    萧容鱼笑着拒绝了,虽然两人第一次去宾馆的时候,她也曾经在陈汉升面前只穿着一件浴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小鱼儿换好了棉质睡衣,她原来想给男朋友一个惊吓,蹑手蹑脚的走到陈汉升身后,结果发现他正在“亚洲美图”。

    “小陈。”

    萧容鱼纳闷的问题:“你不是工作很急吗,为什么搜索风景图呢?”

    “我等你一起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不动声色的清空记录,打开自己的工作邮箱:“快过来指导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现在家里没有其他人,萧容鱼也没有避讳什么,轻轻坐到陈汉升腿上,眼睛看着笔记本屏幕。

    陈汉升打开的是一份英文邮件,具体内容是印度那边有渠道商看上了果壳手机,所以发了意向条款过来,表示愿意代理,合同总价的确是过亿的。

    这是果壳电子第一次涉外买卖,孔静都做不了主,只能转交给陈汉升定夺。

    萧容鱼英文水平非常高,毕竟要打跨国婚姻官司的,她看完这封邮件以后,发现时间上并没有那么紧急,对方等待答复的期限是月底呢。

    “小陈。”

    萧容鱼扭头看着陈汉升:“这好像不是突发事件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陈汉升也假装不知情:“聂小雨是这样汇报的,这个丫头,做事就是不靠谱!”

    “小雨大概想让你早点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甜甜的说道:“那我翻译给你听哈。”

    “昂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点点头,大腿熟练的颠了颠,让小鱼儿身体往自己怀里更深入一点。

    “这家印度公司叫Cra,他们说很喜欢果壳手机,愿意和果壳电子达成稳定的合作框架······哎呀,你做什么噢?”

    小鱼儿正翻译着邮件,突然扭动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原来,陈汉升的右手已经不自觉的掀开小鱼儿睡衣下摆,准备往里面探索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一点!”

    萧容鱼以为陈汉升只是注意力不集中,等到她气鼓鼓转身的时候,突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汉升的眼神里,不再是之前那样暧昧的调戏,而是一种跳动的欲望。

    小鱼儿和沈幼楚不一样,沈憨憨直到自己被推倒的那一刻,她才真正的反应过来,萧容鱼可是正常的大学女生,她上过生物课,也会上网,甚至会瞄两眼女频的“黄色”小说。

    尤其她以前还被陈汉升“骗”去酒店,总之,她知道有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饿了吗?”

    小鱼儿也顾不得英文邮件,匆匆忙忙的站起来:“我去给你下点速冻饺子,你不许嫌弃,因为我只会下饺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没有阻拦,这是自己池塘里的鱼,今晚她肯定跑不掉,耶汉升说的。

    萧容鱼在厨房里下饺子的时候,陈汉升又从邮箱里调出了一份中文邮件。

    小秘书当然知道自家老板的英语水平了,四级到现在都没有通过,所以早就请行政部里英语专八以上小姐姐翻译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是发了两份,一份是印度那边的英文原件,另一份是翻译好的中文,只不过陈汉升故意打开那份英文而已。

    陈汉升一边看,一边分析印度渠道商的想法,还打电话和销售部经理崔志峰商量。

    根据老崔的调研,印度的手机市场几乎没有本土品牌,现在由三星占据主要份额,可能是果壳的高性价比和靓丽外形吸引了目光,也可能是陈汉升diss三星最狠。

    总之,有人想给三星一点压力了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正愁三星一直不搭理果壳呢,口遁似乎没什么作用,现在好了,老子直接侵占你的市场份额,看你还着急不?

    “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萧容鱼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汉升走到厨房的时候,小鱼儿已经吃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嗬嗬嗬~”

    陈汉升笑了一声,这要是沈幼楚,她应该会一直等着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不嫌弃的!”

    萧容鱼误会了,立刻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嫌弃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今晚语气特别的温和:“就是看见你,心里高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萧容鱼红着脸哼了一声,不想搭理陈汉升。

    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古怪,明明是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,两人还面对面坐着,可是谁都不说话,只有筷子和瓷碗“叮叮当当”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萧容鱼把自己小碗里的饺子吃完,“火速”的跑到客厅。

    陈汉升也是几口消灭掉剩下的饺子,端起碗筷去清洗之前,他特意拐去客厅说道:“喂,你要不要先洗个澡啊?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小鱼儿“凶巴巴”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提醒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笑着说道:“你睡觉前总得洗澡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萧容鱼撇过头,只给陈汉升留下一个骄傲的高马尾。

    等到陈汉升去厨房洗碗的时候,萧容鱼安静的坐在沙发上,瓜子脸的神情似乎在犹豫,也有一些踟躇,终于,她还是咬了咬嘴唇,拿起衣服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听到花洒里传来的水流声,陈汉升没有意外。

    他和萧容鱼之间的关系其实已经到了这一步了,这不像大二那次去酒店,萧容鱼心里彷徨和恐惧居多,现在是瓜熟蒂落,很多事情已经是自然而然了。

    萧容鱼洗好澡以后,又是坐到了沙发上,因为陈汉升在卧室里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洗好啦?”

    陈汉升察觉到动静,走出来问道。

    刚刚出浴的萧容鱼肌肤微微有些红晕,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肩膀上,偶尔露出雪白的锁骨,吸引着陈汉升的眼光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”

    可爱甜美的小鱼儿,她正在佯装“凶狠”来掩饰心中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去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抛下一句,“咚咚咚”的跑向卫生间。

    萧容鱼握了握手心,发现有些潮湿,也不知道是汗,还是没有擦干的水。

    陈汉升洗澡非常迅速,10分钟以后他就擦着头发走出来,慢吞吞踱到沙发边上。

    “那个······咳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咳嗽一声:“我英文邮件还没看完呢,咱们去卧室学外语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又不认真听!”

    萧容鱼自然知道“去卧室”要发生什么,也不知道要答应还是拒绝,只是想起了以前的回忆:“就像高中时,我每个课间都要特意在座位上逗留一会,就等着帮你解答疑惑,可是你都不认真听,也不知道我的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陈汉升嗤笑一声:“萧容鱼,你这么说就太没良心了,高中时我走进教室的第一眼,不是看向自己的位置,而是下意识寻找你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知道?”

    萧容鱼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耸耸肩膀:“就连以前看月考成绩单的时候,我最先找的都是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为你叠过小星星呢。”

    萧容鱼气哼哼的说道:“可是你都收了罗璇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罗师妹硬塞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笑着说道:“真要这么说的话,以前交作业的时候,我还故意把咱们的作业本放在一块呢,这样心里会高兴很久,夏天有时候坐的太久了,趁着站起来拽拽裤子的空挡,我都要看看你在做啥。”

    萧容鱼:我还······

    陈汉升:那我还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就好像演变成一次“抬杠”,双方都在证明,自己曾经付出过更多。

    陈汉升嘴皮子利索,脑袋反应迅速,偶尔还会胡搅蛮缠,很快萧容鱼就跟不上节奏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有一个大杀器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以前丢了我啊!”

    萧容鱼突然抬起头,泪眼婆娑的看向陈汉升。

    陈汉升不说话了,这指的是第一次修罗场,当时萧容鱼直接转校,并且好几个月不想和陈汉升见面。

    陈汉升擦了擦萧容鱼的眼泪:“我永远不会再丢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骗我。”

    萧容鱼仰着头:“你刚才说的那些事,我听得其实很开心,我好爱你啊,小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爱你啊,白月光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宠溺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那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萧容鱼怔怔的看了陈汉升半响:“你抱着我去卧室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当然好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抄起萧容鱼的腿弯,很轻松的把她抱了起来,走进卧室时,顺便用脚把门给带上。

    “关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陈汉升准备脱衣服的时候,萧容鱼躲在被窝里,说了一句似曾相识的话。

    “吧嗒~”

    陈汉升快速的关灯关电脑,卧室里马上漆黑的一片,只有窗户前的书桌上,洒着一层淡淡的白月光。

    “小陈。”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四目相对,呼吸可闻,身体越来越近的时候,萧容鱼捧着陈汉升的脸颊:“你要记住,不可以再把我丢第二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陈汉升重重的点头,其实······如果算上重生前的话,已经丢了两次了。

    他以前一直很懊恼重生,不过现在想想,其实也不错。

    没有重生的好光景,怎么可能再次相逢呢。

    “真丢了的话,我就找回来,就在建邺的落花时节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陈汉升胡思乱想的时候,突然有只细滑的胳膊从被窝里伸出,勾着陈汉升的脖颈,紧紧的拥向自己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      <code id='b66f0'></code><style id='3d806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f61f8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39e84'><center id='3c5e9'><tfoot id='55ba4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8c69a'><dir id='677cd'><tfoot id='45e88'></tfoot><noframes id='f8afd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d9b22'><strike id='a5b15'><sup id='3529f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069b5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0b0fd'><label id='004e8'><select id='df649'><dt id='42479'><span id='422c2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090c0'></u>
          <i id='36b92'><strike id='13c17'><tt id='9bb63'><pre id='e7b4e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百度 搜狗 360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44748'></code><style id='fc9a7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d3355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1705e'><center id='16e48'><tfoot id='bfeb3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46cc2'><dir id='dcf9c'><tfoot id='4f6e7'></tfoot><noframes id='9666f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22e4c'><strike id='88793'><sup id='a78c2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ad1a0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3d5ea'><label id='a7916'><select id='1e323'><dt id='174a0'><span id='f95b0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c94b6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aa53f'><strike id='357b4'><tt id='6e20c'><pre id='387ed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0c487'></code><style id='524e4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036ee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6445f'><center id='fc363'><tfoot id='535b2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8b3ec'><dir id='f7fae'><tfoot id='54df9'></tfoot><noframes id='0f430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e622f'><strike id='e2625'><sup id='f8289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ff897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cd210'><label id='a143a'><select id='3ef22'><dt id='fd707'><span id='e4b02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56d08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6de6a'><strike id='bb6b4'><tt id='366e2'><pre id='c461a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